有机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有机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5-(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0:20 阅读: 来源:有机肥厂家

赤郢看着她将衣物一件件塞进包裹,衣袖一挥,生闷地大步离去。

他没有拦帝纾琦,因为他从帝纾琦脸上看到了“坚决”二字。

他想,她心已不在他这里,纵是把她强留下,日日与她冷脸相对,与两人都是一种折磨。

罢了,就此放手!他其实累得很!

赤郢双肘支着桌案,按在隐隐作痛的脑穴上。

帝纾琦收拾完毕,将令牌搁在了桌案上。

这是赤郢唯一送她的东西,既然要走,就要走得干净,不能有任何一丝牵挂。

“她走了吗?”赤郢蓦然间抬头,冲门外的随从道。

这位随从跟了他多年,自然明白他的心思,“回世子爷,世子妃刚走!要不要……”

那随从想问他要不要把人追回来。

“随她吧!”赤郢回答地干脆,孰不知心里有多么的煎熬。

他暗自闭眼,饱尝一肚子翻涌不息的酸楚,连同嘴里鼻里都是酸涩涩的。

他从没这般六神无主,失魂落魄过。纵是以前对帝九姬也不曾有过!

他好恨自己,一拳击在案上,那桌案瞬间四分五裂,发出巨大的崩塌声,从而引来门外的随从。

帝纾琦找了家客栈住下,客栈离琴坊很近,到让她出行十分方便。

第二日,她一早就去琴坊,那掌柜一见是她,笑容满面地迎上来。见她带着包裹,又是一身风尘仆仆,瞬间想到了什么,将她引进店,道:“姑娘一人在外,实为不妥,店里倒有几间空余的房子,平日里也就堆堆杂物,姑娘若不嫌弃,在下马上安排人收拾,将屋子腾出来!”

帝纾琦想,这回出来,也没带什么钱,天天住客栈,也不顶事,便谢过掌柜。

帝纾琦在琴坊见到锦苏时大吃一惊,自那日一别已有些时日,锦苏的内伤已痊愈,只是依旧遮着面纱,看不清他的面色,也不好多做猜想。

帝纾琦寻了机会,将他面纱揭下,却见他半边轮廓俊逸依旧,另一边,用银色面具遮掩,想到他之前所说容颜已毁,忙伸手,抚向那冰冷的面具。

“何人把师父伤成这样?”帝纾琦泣不成声地道。

骄傲如锦苏,被毁去半边脸,叫他如何不难过。

“师父!”帝纾琦泪水汩汩而落。

锦苏忙安慰她道:“琦儿可嫌弃师父!”

他虽是半开玩笑,但心里极认真。别人怎么看他不重要,他只在乎她的看法。

“琦儿怎敢嫌弃师父!师父是琦儿的恩人!”

他心口揪得紧,她只当他是“恩人”,难道她从来不知自己对她的想法。

他越想心越闷,冷不防攥住她的一只手道:“为师带你走!”

帝纾琦愣在原地。

此时的她已无牵挂,不如跟师父一走了之!纵是不能爱上他,有个亲人在身边也好。

“好!”帝纾琦应他。

翌日,帝纾琦跟着锦苏离开了麒麟国都城。两人寻了个安静的地方住下,闲下之余游山玩水,弹琴吟诗,日子过得十分逍遥自在,倒似回到了从前。

只是帝纾琦发现,锦苏似乎有什么隐疾,每至月圆夜,他都会将自己关锁在屋里,不许任何人前去打扰。

帝纾琦好几回去找他,都被下人挡住。

她担心他,待要离开时,听见他在屋里大哭大喊,似乎极为痛苦。

每回隐疾发作,他的屋子都会被一层紫光萦绕,那紫光煞气极重直冲天际。

帝纾琦察觉锦苏有事瞒着自己,一掌劈开屋门,步了进去。

见锦苏捂着那半边被毁去的脸在地上挣扎抽搐、呻*吟。

那半边脸,皮肤呈紫色,有溃烂的痕迹,时不时有脓流出,偶尔完好的地方,有条条紫色的虫子在皮下蠕动。

那虫子如同小蛇般在皮里钻来钻去,随着那虫子的蠕动,锦苏的那半边脸狰狞的不堪入目。

“怎么会这样?”

帝纾琦不解地道,忙将地上的锦苏扶起。

孰不知锦苏隐疾发作时,已无神智,两眼含血如同入了魔障。

对血有一种非常敏感的需求,只是往常他将自己关锁在屋里,并没有机会食血,而这回被帝纾琦撞见,纵是他极不愿意伤害她,却仍控制不住自己。

她的血如同最可口的食物,让他舍不得放弃。对于体内躁乱不安的魔性,让他已发狂。

好在他本是位神,用强大的意念将魔性克制,如此两股力量在体内冲撞,让他痛苦地逸出一身冷汗。

“快……走!”他用仅存的理智冲她唤道。

帝纾琦早已吓得面色苍白,听他这般一说,忙转身往外跑,只不过她情绪不宁,步伐不稳,没走出几步,锦苏就已完全丧失理智,伸手将她攥了回来,对着她白蜤的颈部,狠狠咬了下去。

血一点点从她身体抽离,体温也随之降下,有那么一刻,她神智恍惚的好像坠入了冰窖。

锦苏此时的身体异常的冰冷,这是她从没感受到过的,这或许是他入魔后的特征。

她是仙,怎能任由他予取予求,何况他已入了魔。

红唇一咬,她伸一掌,极强的白光将锦苏震开。

锦苏自打吸了她的血后,神智渐渐恢复,唇上留有帝纾琦的血,他贪婪地将那些血舔食干净,意犹未尽地望着她,眸里尽是道不明的愧疚。

“对不……起!”他不知如何与她解释。

帝纾琦在伤口处敷了些药,颈上酸痛一片,但却已无大碍。

“怎会这样?”她不解地望着锦苏。

锦苏苦笑,一双含血的眸子,映着摇曳的烛火,红艳的如同两颗晶亮的红宝石。

他望着窗外,思绪飞到了三十多万年前。

那时他还是名震六界的琴王,俊逸潇洒才艺满腹,是诸多女子心中的佳婿人选。可惜他偏偏谁都看不上,唯独喜欢幼小不经事的她。

不巧他的心思被长公主发觉,将他驱出天庭。他一时无了去向,便去了魔界。不信被魔人蒙蔽,沾染了上古魔气,致使容颜被毁,心念被摧。

据说只有拿到女娲石,吸取里面的灵力,才能恢复容颜,于是他隐姓埋名潜藏于六界各处,不惜人力物力财力,搜寻着女娲石。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下午还有哈!快要结文了喔!

皇岗口岸进口家具报关行美国家具清关公司

茶山电源线高价回收

管桩淤泥清理小型挖坑机一步到位

西青区物业保洁资质办理费用

市政外网热浸塑钢管合肥销售

浙江混凝土吊装喷浆机组详情描述

新旧英昌钢琴进口清关日本二手物品进口清关联系电话

回转式清污机多少钱云南回转式齿耙清污机

东莞黄江废线废料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