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有机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真的不关心排名-【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09:01:03 阅读: 来源:有机肥厂家

真的不关心排名

余额宝成名并非由于高收益,而余额宝收益的下滑反而被广泛关注。“余额宝收益下滑怎么办?”很多人见了王登峰就问,然而他自己并不那么看重这个问题。

在王登峰看来,余额宝收益是随市场趋势走的,下降很自然,如果整个市场资金利率下降,理财产品收益率必然随之走低,作为基金经理,更重要的是在严格风控的基础上,做好流动性管理。“从今年春节后,余额宝收益就开始向正常水平回归。资金面具有一定的季节性,一般一季度比较松,二季度末期资金价格会有所回升,三季度又相对宽松,四季度再继续回升。”让王登峰欣慰的是,尽管余额宝收益率下降,但是2014年余额宝用户数却在增加,“这体现了产品的生命力,在严酷的环境下大家还在支持余额宝。”

“我们真的完全不比拼收益。”天弘基金的“另类”考核给王登峰减了点“收益”压力,加了些“风控”压力。据了解,天弘基金采取风险控制一票否决制,只要基金经理在风险控制上不达标或者出了任何风险事件,不管基金经理以前业绩做得多好,考核都不合格。天弘基金对王登峰绝不考核收益,不考核相对排名,但稳健第一。“公司对我的要求就是为8000多万投资人管好每一分钱,这是最低要求,也是最难的要求。”

首先是要控制流动性风险,这也是货币基金管理的本源。不过,余额宝的特殊客户结构,在一定程度上帮了王登峰。

余额宝的流动性管理和传统货币基金有所不同。传统的货币基金流动性管理压力主要来自机构客户,如果一个机构持有基金份额占了10%,当资金紧张时10%资金突然抽走,或者几个机构一起赎回,货币基金就会面临流动性问题。去年6月“钱荒”时最先爆发危机的就是货币基金,正是由于机构行为的同向性导致的集聚效应,使得资金紧张时机构集中赎回。而余额宝的客户是纯散户,没有机构,海量客户、小客单量、行为分散,这些小额资金的申赎行为和货币市场相对独立,申赎相对稳定,不会出现大额突然的变动。特别是在年末、季末这些传统货币基金格外担心的关键时点,余额宝份额变动都显得相对稳定。“此外,现在余额宝拥有8100万用户,用户行为符合大数据定律,大数据的分析是有效的,这对于我们投资分析很有作用,例如月初发工资申购增加,月底还信用卡赎回增加。”

对于余额宝而言,关键时点是淘宝促销,例如双11、七夕情人节,在这些时点,王登峰会提前2、3个月就开始计算到底赎回量有多少。“为了应对去年的双11,从余额宝上线的第一天起,我们就在计算赎回会有多大量,基于估计再增加一个安全垫,这样的话即使赎回超过估计也能应对。”王登峰解释,安全垫是一个缓冲垫,也是动态的,每天他会通过数据分析,预计余额宝未来的申赎情况配置资产到期,并根据市场融资的难易程度和计算出来的赎回量来衡量安全垫大小。

“不管基金是净申购还是净赎回,都是正常的事情,并不是净申购就好管,净赎回就不好管。平时每一步操作我们都在考虑如果出现超大规模赎回怎么办,所以操作非常保守。从去年12月底的数据可以看到,我们50%的资产是一个月内到期,平时大部分资产也是1个月内到期,这就是因为担心会有超大规模的赎回点发生。”王登峰说,接下来会增加债券持有量和现金比例,在资金紧张时债券可以在银行间市场进行融资。此外,他会加强数据分析和市场研判,在宏观市场前瞻性分析、节假日分析上多下工夫。

不与别人比收益的理念,也成为王登峰管理余额宝流动性的重要利器。“我们不和任何人比收益,而是把流动性放在第一位。这不是说说而已,实际操作中这个理念渗透到每一笔交易中。对于每一笔存款和每一笔债券买卖,我在做投资决策时就会考虑赎回点在哪,在满足流动性的情况下再衡量收益。”

在去年3、4月,有些机构为了拼收益加久期、加杠杆,但王登峰预判6月会是一个“过不去的坎”,于是他逆流而行,把天弘现金管家几乎全部资产集中在6月底自然到期。“预言”真的应验了,去年6月“钱荒”,货币基金集体遭遇大规模赎回,天弘现金管家的赎回量也比较大,但与其他焦急四处借钱的基金经理不同,王登峰格外从容,他准备的现金充足,足以应对赎回,剩余的资金还用来大量做逆回购。“就是因为我们不拼收益,让我们平安地度过了去年的钱荒,现在我们仍然坚持这个理念。”

金华定做西服

邵阳定制西服

连云港职业装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