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有机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国退民进路径竞争主体培育在前国企退出在后

发布时间:2020-10-17 01:04:39 阅读: 来源:有机肥厂家

国退民进路径:竞争主体培育在前 国企退出在后

国企私有化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只是最近的几次关键事件,使它重新活跃了起来。  2月28日,世界银行行长佐克利在北京发布研究报告《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报告提出,中国需要进一步重组国有企业部门,拆除竞争性行业中垄断和寡头垄断企业。不料发布会却招来不速之客――自称独立学者的杜建国,他在发布会现场喊出了“银行不能私有化,国企不能私有化”的“口号”。  3月17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维迎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2年会”上再次语出惊人:“国有企业已经成为未来中国进一步成长的一个最主要的障碍之一。”他还指出,当前中国需要做的3件事情之一是对国企进行私有化。张维迎的观点引发了一场热烈的讨论。  3月18日,国务院批转《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2012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意见把“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放在了各项改革措施之首。张维迎虽言辞激烈,但官方出台的文件最少说明,他说出了当前最重要的事情。  2004年产权改革大讨论的共识  就在张维迎和华生等经济学家对国企私有化展开论战时,有学者提出,不妨再来一次国企改革大讨论。  这让我们想起2004年的那场国企产权改革大讨论。回顾那场讨论,将有利于我们准确看待今天的改革进程。  当时,围绕着国有企业MBO(管理层收购)过程中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正反双方进行了激烈的争论。以郎咸平为代表的一方紧紧抓住国有资产流失不放,偏向于否定正在进行的国有企业产权改革;而以张维迎和周其仁为代表的一方则以解决国有企业“所有者缺位”为由力挺产权改革。  讨论的作用在于,在观点的交锋中获得对事物的正确认识。国企产权改革事关改革开放整个进程,对之进行大讨论,进而形成共识,才能进一步推进改革。  也正是这场大讨论,最后形成了对国企产权改革的共识。产权改革已成大势所趋,郎咸平也明确表示从来没有说过国企改革要停,但是必须纠正和制止许多地方国企改制中一卖了之的简单做法,必须为国企产权改革建立法制规范,使其步入法制化轨道。  与2004年的讨论不同的是,在产权改革已然成为共识的情况下,今天的讨论更多的是如何推进产权改革,张维迎提出的私有化只是其中的方案之一。  前车之鉴:东欧的历史教训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东欧剧变之后,西方经济学家按照标准的西方经济学理论为东欧国家的改革提出了一整套理论,被称为“华盛顿共识”。也正是在“华盛顿共识”的指导下,西方经济学家为东欧国家设计了一条被称为“休克疗法”的改革路线,其中包括三个核心要件:价格自由化、私有化、政府维持财政平衡和宏观稳定。历史证明,东欧国家的改革是失败的,而这也直接导致了“华盛顿共识”后来的破产。  今天,世界银行的专家们同样对中国的改革提出了建议,私有化仍然是其建议中的重要内容。世界银行的报告预计,通过国企重组来实现非国有化,国企在中国工业总产值中的份额可能将从目前的27%下降到2030年10%左右。只是和当年的“休克疗法”比起来,世界银行对中国的建议要温和得多,并且也承认中国改革的过程应该是渐进的。  国内的学者和政策制定者应该吸取这段历史的教训,简单的私有化已经被证明是失败的。为什么会失败,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对此作出过系统的解释。  林毅夫认为,在东欧国家计划经济时期,政府在当时一穷二白的基础上,为了加快缩小与发达国家之间的距离,发展了大量重工业。重工业是资本密集型的,而当时东欧国家的比较优势在劳动力方面,资本是相对短缺的,企业没有根据比较优势进行经营,因此不能通过自身的正常经营来实现盈利,只能依靠国家补贴。私有化之后,由于企业所经营的还是重工业,仍然是不符合比较优势的,一旦没有国家的补贴将会大量倒闭,这将造成大量失业甚至社会动荡。所以国家最终依然要向企业提供补贴,而这时企业已经私有化了,国家提供的补贴可能直接进入私人腰包,因此,企业向国家索要补贴的积极性更强。私有化并没有使企业的效益提高,相反使问题更加严重,最终使改革失败。  今天的中国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在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尚未理顺的情况下,行政干预对企业的不良影响还大量存在,在很多领域缺少真正的市场竞争主体,快速的私有化不但不能建立起一个竞争的市场格局,相反可能使市场更加混乱。  国有企业的退出需具备一定的条件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2012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中对国有经济改革是这样阐述的:深入推进国有经济战略性调整、健全国有资本有进有退、合理流动机制、优化国有资本战略布局。  国有资本退出一般竞争性领域,只在部分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领域保留国有企业,对于这一点,不管是学术界还是决策层,都已基本达成共识。  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在最近完成的课题报告《国有经济产业分布与调整的对策研究》中指出,“十二五”及今后一段时期,国有经济产业分布及调整的方向重点应在四个方面:公共事业领域及重大基础设施产业、国家安全及重大基础性产业、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及增强国家国际竞争力的竞争性产业。而对于一般竞争性行业,报告指出,国有经济应逐步撤出。即使在竞争性行业中属于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特大型骨干企业,也不应是国家独资的国有制企业,要实行股份制改造,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张维迎所谓的私有化,只不过是国有企业从一般竞争性行业退出的一种方式而已,在大部分专家学者看来,短期内的快速私有化将会造成很多不良后果,其中著名经济学家华生就指出,央企股份分掉以后,巨型国企必将很快落入原高管家族与官僚权贵手中,将会使我国陷入权贵资本主义泥潭。国有企业必须退出一般竞争性行业,关键在于什么时候退出以及如何退出,对这些问题应该有更深入的研究和探讨,简单的私有化并不能解决问题。  天则经济研究所发布的研究报告《国有企业性质、表现与改革》指出,国有企业退出的时机应该选择在行政壁垒被打破、民营经济在行业中具有相当规模之后。  由此可见,对一般竞争性行业,首先应该放宽市场准入,形成多方竞争的格局,待民营资本形成一定规模和竞争力之后,国有资本可考虑逐步退出。  而对于国有资本退出的方式,天则经济研究所提出了4种方式:首先,可以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有步骤地实现国有资本的退出;其次,可将国有股权划拨给社保基金等,这将给公众带来极大的利益;第三,国有股权可以转让给民营企业和公众,但对外国企业和外国自然人的转让应当做出严格的限定;第四,原则上不允许政府投资于营利性领域,以免与民争利。也可避免国有资本一边退出而一边进入的情形发生。

alevel考试时间

alevel辅导好

ib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