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有机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们终将逝去的函数

发布时间:2020-07-13 19:34:28 阅读: 来源:有机肥厂家

我读高中时,女友跑来告诉我说,她遇到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她妈妈在打她的时候(不是因为早恋被发现,而是因为顶嘴),她轻易地从床的这一头跳到了那一头,问题的重点是,她事后丈量了床的宽度,这一跳应该打破了校运动会的跳远纪录。

她知道我是一个函数爱好者,她希望我能对此给出函数公式,并用物理学定理给予解释。

我喜欢函数,这事说来话长。我读书的时候,我爸常用三种工具揍我尺子、鸡毛掸子和扫帚柄。三者的烈度相差很大,但问题是我始终没法弄清楚何时会挨何种揍。我希望能用一种函数公式来解答这个难题,这里的变量包括我考试的绝对成绩、相对成绩以及我认错的态度等。然而我始终无法完美地解答这个问题,在我计算出挨尺子的时候,吃到的却是扫帚柄,更让我崩溃的是,后期居然出现了这几样东西的套餐组合。

在我毕业那年,女孩要求我给出函数公式,计算出我们未来能在一起的概率,我反复计算,演算写满了整整几页纸,我给她的答案是75%~92%,这让她很是高兴了一会儿。

我对函数有着神经质的爱好。当我看到一辆豪车里下来一个漂亮的姑娘,朝着车里发际线很高的男友微笑挥手告别时,心里便会忍不住盘算一个关于美貌、金钱和爱情之间的函数关系。当我后来学习了经济学以后,看到了各式各样的函数,这让我觉得很高兴。经济学家加里贝克尔给出了偏好差异、爱情和最佳婚配的函数公式;计量经济学家伊恩艾尔思给出了葡萄酒最佳口味的函数公式;统计学家内特西尔弗借助贝叶斯定理给出了花心老公出轨的函数公式

我越来越感到少年时代函数中的错误,比如老爸揍我这件事,我应该引入国企景气指数这个变量,很多时候我挨揍并不是因为我的成绩差,而是厂里的销售出了问题。我和女孩在未来也各奔前程,因为青春的每一天都是变量,这终究是道无解的题。

关于惊人一跃这个谜,我始终无法用已知的知识给出答案。在我们快毕业的一天,她趁家里没人,偷偷把我带到家里,让我实地丈量现场,以便找出答案。

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她房间的摆设,墙上的明星照以及空气里的味道,我不知所措地在那里站了很久。突然她开始抽泣,怎么劝也不行。她说我一定把未来算错了,为什么不是百分之百在一起呢?再后来,我们互相拥抱,说让概率见鬼去吧。在那个夏日午后,我的函数公式像冰淇淋一样坍塌融化。

成年以后,我开始渐渐明白,自己在成长过程中之所以如此着迷于函数公式,并非我有任何天分,只不过是害怕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害怕不可预知的未来。

点击下载__乐读APP(Android)__每天更新好文章

鹰潭职业装定制

蚌埠定做工作服

百色西服设计

安丘订做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