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有机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十字路口的配资公司坚守还是回归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4:44 阅读: 来源:有机肥厂家

十字路口的配资公司:坚守还是回归?

在配资需求爆发性增长的时候,凭借渠道优势介入配资业务的贷款公司有很多,在关闭配资业务后,他们往往回归贷款业务。于配资客而言,六七月的经历刻骨铭心;当暴跌袭来,万亿财富灰飞烟灭。与两融一同为市场“推波助澜”的配资公司,在7月也走到了十字路口。

在配资需求爆发性增长的时候,凭借渠道优势介入配资业务的贷款公司有很多,在关闭配资业务后,他们往往回归贷款业务。

于配资客而言,六七月的经历刻骨铭心;当暴跌袭来,万亿财富灰飞烟灭。与两融一同为市场“推波助澜”的配资公司,在7月也走到了十字路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家配资公司了解到,较多公司选择关闭配资业务,转型发展;亦有配资公司选择坚守,他们另寻方法,将配资业务继续下去。

回归贷款业务

直到7月24日周五早上,深圳罗湖区一家贷款公司仍然坚称能做“配资”。

当日早上,该公司的业务经理阿芳(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可以做3倍杠杆,相较于年初1万起配,现在只能10万起步。”据了解,阿芳所在公司一直以贷款业务为主,由于深耕多年,渠道优势明显,公司去年开始拓展配资业务。

而公司配资的方式则是典型的“伞形配资”模式,客户把保证金打到三方监管账户上,公司给出子账户操作。月息为2%-2.5%;当本金亏损70%即平仓。

在阿芳看来,由于公司实力强——在深圳有多个分公司,总部在深圳地标京基100大厦办公;同时拥有多个券商渠道,所以配资业务不会被轻易叫停。

按照阿芳当时的说法,“虽然6月监管层已经表态不能做配资业务,但我们合作的券商可以继续提供渠道,因此公司配资业务无论新增还是存量一直正常运行。”

然而就在当天下午,证监会再次表态,对场外利用HOMS系统开展股票配资业务中存在的违规问题与风险隐患,及时加强风险控制与监管执法力度,并组织力量进场核查,监督整改。

2天后的7月27日,阿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已经停止新增配资业务,“合作的券商告诉我们全部停掉。不能签新合同,新合同意味着要新开户,那么就存在一个问题:账户从哪里来。”

阿芳告诉记者,公司已经调整业务方向,重新回归“以房贷款、以车贷款”业务。现在对于有配资需求的客户,我们会让他做“信用贷款”。据了解,信用贷款需要3个工作日才放款,放款金额要看银行对客户条件的评估。

记者采访发现,类似阿芳这样的例子并不是少数,在配资需求爆发性增长的时候,凭借渠道优势介入配资业务的贷款公司有很多,在关闭配资业务后,他们往往回归贷款业务。

转型销售理财产品

亦有配资公司在遭遇“围剿”之后,找到另一条出路——投资理财。

张鸣(化名)是一位互联网金融公司的业务经理,从去年12月开始,张经理每天在社交平台上刷“存在感”——发布配资信息,并以联系方式作为结尾。

据了解,早在公司起步配资业务时,杠杆最高达5倍,1万元起配,利息为1.5%-1.8%每月。

今年以来,行情逐渐抬升,点燃投资者配资热情。张鸣透露,公司曾经在4月连续多天无资可配,“由于行情火爆,配资需求旺盛,配资行业很缺资金”,火爆情况一直延续到5月,5月底某天,公司拿到1.5亿的配资额度,当天便已放出8000万。

真正开始降杠杆是在6月初。据了解,5月28日上证指数单日暴跌6.5%,5倍配资客基本被爆仓。公司决定降杠杆,从5倍降到4倍。

然而,上证指数在6月中旬达到峰值5178点后开始连续4周暴跌;同时监管打击配资态度越来越强硬。

最后一次看到张鸣在社交平台上发布配资消息是7月6日,当天上证指数上涨2.41%,他呼吁投资者配资入市。

7月第二周,张鸣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已经关闭配资业务。“老客户清理得差不多了。爆仓的基本是在3-5月期间配资的投资者,老股民早就把仓位降到很低了。”

据了解,尽管张鸣所在公司较早涉足配资业务,但公司在年初已经开始谋多元化发展,转型为销售阳光私募。目前,配资业务已经从公司官网上撤下,私募基金销售平台焕然一新。“我现在主要是向客户推广定增私募产品,定增产品比较受欢迎。”张鸣表示。

一直以“理财超市”定位的金斧子,事实上亦在牛市早期进入配资市场,并迅速扩大配资规模,成为线上最大配资平台之一。据业内人士称,事实上今年以来,金斧子逐渐降低配资板块在公司的比例,寻求其他业务的发展。7月中旬,在监管层要求下,金斧子关闭配资业务;如今金斧子在大力推广基金产品、小额理财等服务。

回归传统模式

与上述配资公司另谋出路不同的是,仍有配资公司继续从事杠杆生意,只是改变操作手段。

尽管券商接口被关闭、子账户被要求实名制,深圳一家配资公司并未放弃“配资”事业。

“熟客一直有配资需求,所以这块生意还得经营下去。”一名接近该配资公司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据了解,7月以来,该公司放弃了伞形配资,采用自有资金配资方式。

“自有资金配资,是最传统的配资方式,多年前已经存在,监管层的手也伸不过来。”上述人士表示。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该配资公司早在去年10月开始进军配资市场,5倍杠杆,5万起配。由于做熟客生意,最初几个月业务量大体不变;但在今年年初规模增加迅猛。

7月初暴跌以来,公司开始从5倍杠杆降到3倍,平仓线从85%提高到90%。

“公司自有资金配资,仍然用Homs分仓,暂时未受到政策影响。万一Homs不能用,就只能使用传统办法——人工盯盘,毕竟都是熟客,知根知底,不怕出问题”,上述人士透露。

而部分配资公司则向记者反映,若不能走伞形信托,他们只能做“单一结构化信托”。

广州一家配资公司是某信托的子公司,该子公司拒绝小额配资,只能1000万起配,即做成“单一结构化信托”。惠州一名配资公司总监也表示,存量配资尚未清理;对于新增业务,现在只能通过“单一结构化理财计划”进行配资。

据了解,单一结构化信托门槛往往在3000万,杠杆比例为2倍到2.5倍之间。

alevel辅导好

培训alevel

alevel经济

alevel培训